(黄梅县)梅再新:雄风犹存的无言老兵

    发布日期:2019-07-14作者:胡小军 郭峰 信息来源:黄梅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字号:[ ]


    编者按

    有这样一个群体:穿上军装,他们守家卫国,把宝贵青春献给国防事业;脱下军装,他们本色不变,在第二战场划下精彩航线。他们就是退役不褪色、军魂永在心的退役军人。

    讲述退役军人故事,展示退役军人风采。今天要和你讲述的,是黄梅县小池镇原百货合营公司职工、退役军人梅再新……

    记原解放军独一师三团退役军人、黄梅县小池镇原百货合营公司职工梅再新

    烽火岁月,他是一名舍生忘死、冲锋陷阵的钢铁战士,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,2次荣立大功。

    和平年代,他是一名恪守他乡、淡薄名利的退役老兵,平凡岗位写不朽传奇,67年初心不改。

    闲不下来,坐不住。93岁高龄,26级楼梯,他每天在儿子梅志强的搀扶下,上上下下七八趟不觉累,似乎在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证明晚年生活的果敢与坚强。

    (右侧为梅再新)

    他是湖北随县人,1952年从部队转业到黄梅县小池镇,从此定居于此。他的戎马生涯中战功显赫,67年来在小池镇却不为人知。熟悉他的人只知道他是转业军人,性格要强,脾气倔强,心地善良,不善言辞,都敬他三分。他就是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独一师三团退役军人、黄梅县小池镇原百货合营公司职工梅再新。

    英勇无畏铸丰碑

    7月10日,记者闻讯到黄梅小池采访梅再新。

    初见老人,个子很高,略显驼背,目光有神。见我们进门,他低声问了梅志强一句。“他们是记者,专程来采访你的。”梅志强提高嗓门说。梅再新打量了我们一番,微微点了点头,以示欢迎。

    梅志强从卧室拿出父亲的立功证明书、荣誉勋章给我们看。

    翻看鲜红的证书,内页虽已泛黄,却清晰记录着梅再新在解放战争时期立下的两次大功。功绩摘要一栏中显示:1949年12月,因梁山战斗一个人拿着一挺机枪,堵住一个连敌人的退路,缴枪40多支,俘虏60名。

    我们想对梁山战斗的始末进行详细了解,可遗憾的是,因为年纪的关系,梅再新出现了严重的听力障碍,记忆力也出现了明显衰退,无法尽诉当年的抗战经历。

    梅志强仅凭孩童时的一点儿记忆,向我们讲述了父亲残存的过往。

    关于梁山战斗,梅志强记忆最深的是父亲常用来教育他的一句话:“那次战斗,好多战友都牺牲了,有的还没有结婚,而我现在有五个儿女,相比幸福多了……”

    “父亲9岁时丧父,12岁丧母,是个孤儿。”梅志强说,父亲是随县梅湾村人,孤身住在破旧的茅草屋里。据史料记载,1948年1月7日下午,随县城第一次解放。当时,独一师三团二营六连的班长带队路过随县梅湾村,住在了梅再新的家中。班长看梅再新的穿着衣不遮体,又是孤身一人生活,于是劝梅再新加入解放军。“有饭吃有衣穿就行。”抱着这样的想法,1948年2月,梅再新光荣入伍,成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独一师三团二营六连的一名战士。

    梅再新在机枪班担任班长,手中使用的武器是重机枪。根据梅志强对重机枪的描述,我们从网上找到了梅再新在战斗中使用的为马克沁M1910重机枪资料,枪身重为23.8公斤。尽管该枪身很重,运输不便,但凭借着火力猛、威力大以及射程远的优点成为敌人的“眼中钉”,两军一旦交战,梅再新往往是敌人狙击的重点对象。

    “在战场上,越是怕死就死得越快。”梅志强形容父亲曾经给他讲的战斗故事时很激动,对父亲作战勇猛不怕死的精神深表敬仰。在梅志强印象中,最深刻的是父亲行军作战中的三次差一点“光荣”,一次是子弹从父亲裤裆穿过,一次是子弹从父亲耳朵旁边穿过,再一次是晚上行军走山路,父亲一脚踩空掉到悬崖,荆棘把他挂住了,才得以幸免。

    据了解,梅再新在部队四年间,先后参加了渡江战役、梁山剿匪等大小战斗33次,泛黄的立功证明书,生锈的勋章背后是他多次与死神的擦肩而过……

    淡薄功名见初心

    1951年底,国内大规模剿匪作战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,抗美援朝战争已转入阵地防御作战阶段,出现了比较稳定的形势,中央军委决定再次对解放军进行大规模精简整编。

    1952年精简工作全面展开,至年底结束,全军总人数降为400余万人。当年,梅再新所在部队成建制集体转业到黄梅县。

    革命战士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。转业后,梅再新服从组织上安排,到黄梅工作。他先后在孔垄镇供销社、县酒厂、小池百货批发站等单位上班。

    文革期间,因一起失火事件,梅再新被戴上了“帽子”,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即便如此,在梅志强的儿时记忆中,父亲从未因此低头或者落泪。“那时候父亲总是跟我们姊妹说,不要怕,我总有一天会清白的!”后来,在平反冤假错案中,梅再新恢复了党籍。

    为进一步了解梅再新转业到黄梅的工作情况,梅志强特地邀请来了与梅再新共事10年的岳干东。

    “老梅这个人秉性要强,脾气倔强,不爱说话,不怕吃苦,面相严肃。”采访中,岳干东首先向我们介绍了梅再新的性格特点。

    “身上特别有劲,一个人搬得起纸板架子。”岳干东说,梅再新任批发站文化仓库保管员时,为了保证纸质干燥,他经常一个人把400斤重的纸板架从仓库里搬出来晒,到了晚上,为防止变天,他一个人又把纸板架搬回仓库。

    “这件事在单位传开了,大家都晓得他当过兵,身上很有劲,再加之他不爱说话,面相严肃,很多同事都敬畏他。”岳干东笑着说:“共事10年,老梅一次也没有提过他在部队当兵的事,更不晓得他还有这么多战功荣誉。”说话间,岳干东凑到他跟前,给他竖起了大拇指。那一刻,梅再新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    几十年来,梅再新把自己出生入死的过往埋在心底,从来不提,无论在什么样的岗位上,他都心怀对党的感恩之情、对人民的热爱之情,大公无私,秉公办事。

    梅志强说,自己下岗多年,父亲从来没有找上级要求帮过一次忙。1980年父亲退休的时候,生了一场大病,那个时候家里经济非常拮据,“我们都劝他,为了国家奉献一生,找组织帮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梅志强说,父亲当即就拒绝了,“我是党员,现在已经帮不了组织就更不能给组织添麻烦了。”没办法,全家只好东拼西借才凑齐了看病的钱。

    身体力行传家风

    一朝戎装穿在身,一生流淌军人血。离开部队60多年,梅再新依然保持着军人的生活作风。

    1988年,虞小兰嫁到梅家,是梅志强的爱人。“嫁过来的时候,公公已经离休了,平时喜欢看抗战之类的电视。”虞小兰说,到现在他还保持着军人作风,规定一日三餐开饭时间,早餐8点,中餐12点,晚餐5点半,因为这个事,婆婆和他经常起争执。“直到现在,我们家吃饭时间没变过。”虞小兰不禁笑了起来。

    说到开饭时间,这让梅志强又想起了一条哭笑不得的“规定”。“家里每个月只能吃4次肉,每半个月吃2次。”梅志强笑着说,若不按父亲定的规矩来,他就会发脾气,甚者动手打人。

    经过战火的洗礼,在梅再新的骨子里,他深知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,在苛刻自己的同时,他用“家规”教育后人,立起了艰苦朴素、勤俭节约的家风。

    “衣服能穿就行,不用讲牌子。”梅志强无奈的指了指父亲身上旧的褪色的衣服说,父亲一辈子节俭,衣服都是穿了几十年,就连毛巾用破了都舍不得丢。

    “公公还明确告诉我们不准赌博、不准倒剩饭……”虞小兰打趣地说,这个公公比我父亲严格多了,不光是生活,在教育后人上特别严格。

    1982年,梅志强的三姐出嫁。为赶个漂亮时髦,在化妆的时候,他的姐姐就把头发染烫了一下。结果,梅再新在这个喜庆的日子大发雷霆,三姐的婚事还因此差一点黄了。

    “他总是教导我要好好读书,好好做人。”在孙子梅亮的记忆里,将他一手带大的爷爷非常严厉,“有时候做错了会挨打。”现在虽说结婚了,但梅亮仍然敬畏爷爷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



  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